open
9838 09 25, 16:32:53
使用者名稱: 密碼:  • 忘了密碼?  • 現在就註冊!
使用說明 • 最新消息
 

3、The Gettysburg Address 課程簡介
說明

 

The Gettysburg Address

蓋茨堡演詞 

 Four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八十又七年以前,我們的祖先在此大陸建立一個新的國家,孕育於自由,致力於凡人生而平等的理念。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今天在這偉大的內戰中,我們要考驗此一國家,及任何篤信自由、追求平等的國家,能否維持永久。現在我們齊集這偉大的戰場上。我們此來目的,在奉獻戰場的一部,給予為國捐軀的戰士,讓他們做為最後安息之所。這乃是我們必作的任務、應盡的責任。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 we can not consecrate -- we can not hallow --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但是,廣義的說,我們無法授予──無法奉獻──更無法使這裡成為神聖的土地。在此奮鬥的英勇戰士,無論陣亡或是生還,早已付出遠比我們微薄的能力所能增減的奉獻。世人不會注意也不會記取我們此地的言詞,可是世人永遠不會忘記他們在此地所作所為。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們一息尚存,只有在此獻身於他們鞠躬盡瘁而尚未完成的勳業。我們責無旁貸,只有在此獻身於當前這份偉大的志業──肩起光榮的死難戰士精誠愛國所未能實現的目標──應許所有的亡魂並未作無謂的犧牲─促使我們國家,在上帝保佑下,享受自由的新生──保證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與世長存。

 註:本文為喬志高先生所譯。

 

附為商務印書館,石幼珊譯:

     八十七年前,我們的先輩在這個大陸上建立起一個嶄新的國家。這個國家以自由為立國之本,致力於實現人人享有天賦平等權利的目標。

    目前我們正在進行一場偉大的國內戰爭。我們的國家或任何一個有著同樣理想與目標的國家能否長久存在,這次戰爭就是一場考驗。現在我們在這場戰爭的一個偉大戰場上聚會在一起。我們來到這裏,將這戰場上的一小塊土地奉獻給那些為國家生存而英勇捐軀的人們,作為他們最後安息之地。我們這樣做是完全適當的,應該的。

    然而,從深一層的意義上說來,我們沒有能力奉獻,我們沒有能力使之神聖,我們沒有能力使這塊土地變得更為崇高。因為在這裏進行過鬥爭的,活著和已經死去的勇士們,已經使這塊土地變得這樣聖潔,我們的微力已不足以對它有所揚抑了。我們今天在這裏說的話,世人不會注意,也不會記住,但是這些英雄的功績,人們將永誌不忘。

    我們生者應該做的,是獻身於英雄們曾在此為之奮鬥、努力推進而未完的工作。我們應該做的是獻身於他們遺留給我們的偉大任務。我們的先烈已將自己的全部精誠付與我們的事業,我們應從他們的榜樣中汲取更多的精神力量,努力使他們的鮮血不致白流。我們應竭誠使我國在上帝的護佑下,自由得到新的生命;使我們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存於世。

政府部門譯文:

    八十七年以前,我們的祖先在這大陸上建立了一個新的國家,它孕育於自由,並且獻身給一種理念,即所有人都是生來平等的。

    當前,我們正在從事一次偉大的內戰,我們在考驗,究竟這個國家,或任何一個有這種主張和這種信仰的國家,是否能長久存在。我們在那次戰爭的一個偉大的戰場上集合。我們來到這裡,奉獻那個戰場上的一部分土地,作為在此地為那個國家的生存而犧牲了自己生命的人永久眠息之所。我們這樣做,是十分合情合理的。

    可是,就更深一層意義而言,我們是無從奉獻這片土地的-- 無從使它成為聖地--也不可能把它變為人們景仰之所。那些在這裡戰鬥的勇士,活著的和死去的,已使這塊土地神聖化了,遠非我們的菲薄能力所能左右。世人會不大注意,更不會長久記得我們在此地所說的話,然而他們將永遠忘不了這些人在這裡所做的事。

    相反,我們活著的人應該獻身於那些曾在此作戰的人們所英勇推動而尚未完成的工作。我們應該在此獻身於我們面前所留存的偉大工作--由於他們的光榮犧牲,我們要更堅定地致力於他們曾作最後全部貢獻的那個事業--我們在此立志誓願,不能讓他們白白死去--要使這個國家在上帝庇佑之下,得到新生的自由--要使那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不致從地球上消失。

 以下為從維基節錄之徐道鄰先生之譯文:

      八十又七年前吾輩先祖於這大陸上,肇建一個新的國度,乃孕育於自由,且致力於凡人皆生而平等此信念。

〔另譯〕:在八十七年前,我們的國父們在這塊土地上創建一個新的國家,乃基於對自由的堅信,並致力於所有男人皆生而平等的信念。〔註:father在此應避免有血緣的聯想。在當時的人,尤其是在政治上,沒有男女平等的觀念,men指的是男人,而且沒有說出來的還是白種男人而已。為求忠實,不應將其視為人類的通稱。)

    當下吾等被捲入一場偉大的內戰,以考驗是否此國度,或任何肇基於和奉獻於斯者,可永垂不朽。吾等現相逢於此戰中一處浩大戰場。而吾等將奉獻此戰場之部分,作為這群交付彼者生命讓那國度勉能生存的人們最後安息之處。此乃全然妥切且適當而為吾人應行之舉。

    但,於更大意義之上,吾等無法致力、無法奉上、無法成就此土之聖。這群勇者,無論生死,曾於斯奮戰到底,早已使其神聖,而遠超過吾人卑微之力所能增減。這世間不曾絲毫留意,也不長久記得吾等於斯所言,但永不忘懷彼人於此所為。

    吾等生者,理應當然,獻身於此輩鞠躬盡瘁之未完大業。吾等在此責無旁貸獻身於眼前之偉大使命:自光榮的亡者之處吾人肩起其終極之奉獻—吾等在此答應亡者之死當非徒然—此國度,於神佑之下,當享有自由之新生—民有、民治、民享之政府當免於凋零。

注釋: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為(wéi)人民所擁有的,被人民所控制的,為(wèi)人民而服務的——民有、民治、民享。

 

 

  • 推薦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Facebook
  • Facebook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